江西遂川71岁爷爷坚守半个世纪 只为“一杆秤”

来源:人民网 记者:时雨、李书哲 编辑:欧阳晴 发布: 2019-01-08 11:47
80年代末,电子秤以设置重量和价格的便利,逐渐取代了手工秤。同伴和徒弟为糊口相继改行,甘师傅却依然守着自己的这家小店。以前,靠着手艺活,他能维持一家六口的生计;现在,就只能维持一个人的基本生活了。如今买秤的基本是挑菜上街摆摊的农户,图个方便买把手工秤,来过一次基本也没有下回生意了,因为手工秤经久耐用,用二三十年也不坏。

LOCAL201901072116000116595353729

LOCAL201901072116000121245945812

LOCAL201901072116000123554014616

LOCAL201901072116000136110444987

LOCAL201901072116000120182638843

LOCAL201901072116000137174027383

人民网南昌1月7日电 在江西遂川木匠街有一家专门卖秤杆的店铺,店主甘柳根今年已经71岁,他从15岁开始学徒制作秤杆,至今已经坚守了半个世纪,如今,他仍在坚守这门老手艺,只为每一把卖出去的秤杆都是合格的秤杆。

抗日战争时期,南昌的万师傅逃难辗转到遂川,为了糊口,他干起了制秤的行当。甘柳根15岁那年为谋出路,跟着万师傅开始学徒。

手工制秤的程序颇为繁琐,首先得选好木料,先粗刨后再细刨,直到木柄看起来相对光滑。大部分零配件要自己打磨,包边的铝片裁切后贴上,把螺丝安装好,再校准定盘和砝码。 还要量好距离做刻度,用铝丝或铜丝一根根钉进去,不能有丝毫偏差,否则秤就不准了。最后用嫩砂纸磨平木柄,上色打蜡,起到固色和光滑的作用。当时,还要用苎麻搓绳,以此连接木柄、秤砣和定盘,而后改用塑料绳,这个步骤也就简化了。

最早的手艺人基本聚集在遂川的老桥下,裁缝摊儿、钟表摊儿、修鞋摊儿……万师父和甘柳根的摊儿也在此处。直到70年代万师父年纪大了,视力不好,就回了老家南昌。

接过这门手艺活儿的甘柳根,在80年代有了自由市场后,开始忙起来。每个生产队必有几把大秤,100——200斤用来在收割时节称稻谷;400斤则在杀猪宰牛时使用。由于人缘好、价格公道,大家买秤和修理的都会找到甘师傅这儿来,为了让顾客早点拿到秤,他常常加班到后半夜。

最忙的时候,有个雕刻印章的同伴也跟着甘师傅学制秤,还有个徒弟也学了三四年。那是手工艺行业的兴盛时期,老百货公司下面一溜儿开的都是修钟表、修单车、修钢笔、打白铁的店面。

80年代末,电子秤以设置重量和价格的便利,逐渐取代了手工秤。同伴和徒弟为糊口相继改行,甘师傅却依然守着自己的这家小店。以前,靠着手艺活,他能维持一家六口的生计;现在,就只能维持一个人的基本生活了。如今买秤的基本是挑菜上街摆摊的农户,图个方便买把手工秤,来过一次基本也没有下回生意了,因为手工秤经久耐用,用二三十年也不坏。

“我老了,也干不了别的,做了一辈子秤,趁还做得动就多做几把吧……”以前一天做10几把秤,现在上了年纪的甘师傅一天最多只能做3把。老百货公司危房改造,他把店又搬到了更偏僻的木匠街,生意愈发冷清,有时候经常一天也卖不出去一把。

孩子们长大了,终是不放心患有高血压的父亲。劝说数次未果,孩子们也就由他去了。甘师傅虽然已是古稀之年,但仍然精神矍铄、满面红光。他守护的是这门手艺活面临失传前最后的时光,也是自己内心的宁静。(时雨、李书哲)

猜你还想看: